天天诗词苑丨使东川二十二首•梁州梦

发布日期:2022-07-30 09:24    点击次数:182

使东川二十二首1•梁州梦2

《使东川二十二首•梁州梦》是中唐诗人元稹【(779~831),字微之,别字威明,河南洛阳人,北魏宗室鲜卑族拓跋部后裔。聪明过人,少有才名。唐德宗贞元十九年(803),与白居易同登书判拔萃科。初任左拾遗,校书郎等职,曾数次被贬,后一度拜相。诗词创作深受杜甫、张籍、王建、李绅影响,言浅意哀,扣人心扉。与白居易终生交好,共同倡导新乐府运动,世称“元白”,后世称二人次韵相酬的杂体诗为“元和体”。现存诗八百三十余首,有《元氏长庆集》】的诗作,其与白居易的《同李十一醉忆元九》是千古称道的见证挚友之间心有灵犀的典范。

梦君同绕曲江头3,

也向慈恩院院游4。

亭吏呼人排去马5,

忽惊身在古梁州 。

注释

1.使东川:元稹时任监察御史,奉旨赴东川勘察案件。使,到。东川,指唐剑南东川节度使辖区,大致包括今绵阳、遂宁、重庆等地。

2.梁州:地名,在今陕西汉中一带,是元稹“使东川”的必经之地。

3.君:指白居易。曲江:水名,在今陕西西安东南郊,唐时著名的游赏胜地。

4.慈恩:指位于唐长安城晋昌坊(今陕西西安南)的大慈恩寺,为当时长安城内最著名、最宏丽的佛寺,是唐太宗贞观二十二年(648),太子李治为了追念母亲长孙皇后所建。玄奘曾在这里主持寺务,并亲自督造了著名的大雁塔。院院:指慈恩寺中的十三个院落。

5.亭吏:驿站的官员。排去马:指驿站为来往官员更换马匹。排,安排,布置。

大意

梦中与君流连于春意盎然的曲江头,又携手同去大慈恩寺赏游。

清晨亭吏呼喊着更换马匹,这才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身在梁州。

赏析

在我国文学史上, 韩剧鬼怪有许多双峰并峙的名家,或因文体相类而并举,如“屈宋”“韩柳”;或因成就相当而连称,如“李杜”“苏辛”。而白居易和元稹并称“元白”,不仅因为共同倡导新乐府运动,还缘于二人真挚深厚的友谊。

“元白”不仅在学术上志同道合,在生活上也是患难与共。元稹为母丁忧,白居易分俸资助;而白居易为母丁忧,元稹倾囊相授。仕途不顺时,白居易和元稹相继遭贬,但二人毫不避嫌,互相安慰,互相关怀,同度难关,所言所为堪称“同志曰友”的最佳注释。“元白”承载着彼此间友情的诗篇不胜枚举,如元稹的《得乐天书》,白居易的《梦微之》,读之令人潸然泪下。其中最富传奇色彩的就是白居易的《同李十一醉忆元九》和元稹的《使东川二十二首•梁州梦》。

据白居易的弟弟白行简的散文《三梦记》记载,业务管理唐宪宗元和四年(809),白居易兄弟和好友李健一同到曲江和慈恩寺春游饮酒,席间白居易忽然记起奉旨离京远赴东川(今四川省部分地区)巡查的挚友元稹,不禁一阵惆怅,停杯叹道:“可惜微之不在,想必现在已经到了梁州。”随即题诗一首于壁上,即《同李十一醉忆元九》,诗云:“花时同醉破春愁,醉折花枝作酒筹。忽忆故人天际去,计程今日到梁州。”

白居易对元稹念念不忘,元稹同样思念好友。途径梁州,元稹在驿站写下了这首《梁州梦》,诗下自注曰:“是夜宿汉川驿,梦与杓直、乐天同游曲江,兼入慈恩寺诸院,倏然而寤,则递乘及阶,邮吏已传呼报晓矣。”

“梦君同绕曲江头,也向慈恩院院游”,首二句是记梦。元稹在驿站入睡,梦中与白居易、李健同游曲江和慈恩寺,除了白行简没有入梦,人物场景和白诗背景完全相同,这并非偶然。唐德宗贞元十九年(803),白居易和元稹同登书判拔萃科,按唐朝惯例,二人在曲江领皇帝赐宴,然后登慈恩寺大雁塔题名。曲江、慈恩寺向为长安名胜,此后二人又多次同游,留下了不少墨宝。故白居易游览的和出现在元稹梦中的,都是给二人共同留下美好回忆的地方。“亭吏呼人排去马,忽惊身在古梁州。”游兴盎然时被突然惊醒,诗人的怅然若失可以想见,心中不知泛起多少对挚友的思念。全篇四句毫无惊人之笔,委婉情致全都包含在平平叙事之中,浑融真醇,蕴藉无尽。

元稹将《梁州梦》一诗寄回长安,诗下注有日期,人们惊异地发现元稹到达梁州之日正是白居易“计程今日到梁州”的“今日”。

不仅如此,两首诗一写于长安,一写于梁州,一写实情,一写梦境,一写居者之忆,一写行人之思,但所言人、事几无二致,用的又是同一个韵脚,直如当面唱和一般,很难用“巧合”二字来解释。于是,《同李十一醉忆元九》和《梁州梦》被当做一个传奇很快传遍长安,也成为千百年来的一个美谈。

德惠市融媒体中心



相关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