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游记孙悟空形象来源?胡适说进口,鲁迅说国产,季羡林说都错了

发布日期:2022-07-30 03:49    点击次数:91

猴子作为灵长类中,最接近人类的生物。古今中外,一直备受各种人文上的优待。

比如,达尔文的进化论中,就有人类是由猿猴进化而来的假说。当然,从来没有斩钉截铁地证实过这一学说的正确性。

不止如此,古时有关猴子的传说多种多样,最贴近进化论的便是藏地猴子变人的神话。

藏地有这样的神话传说:有一个猴子在岩洞中潜修,智慧非凡,后来带着群猴吃了五谷,尾巴消失,开始说话,从而变成了人类。

而这种猴子明确指的是猕猴,跟孙悟空属于同一个物种。

除此之外,佛陀在讲述五百个佛本生的故事中,也提及自己此前的一世,也是一只猕猴王,所带领的五百猕猴,就是后来的五百比丘众。

由此可见,猕猴在神话传说中是一个极其特殊的物种。

古今中外,每一本名著、神话传说,都并非是凭空捏造,一切皆有根由。而西游记作为四大名著,其中的故事情节、人物塑造,无不渗透着深厚的文化营养。

比如,唐僧的原型为玄奘法师,如来佛祖的原型为释迦牟尼佛和阿弥陀佛的综合体。天庭众仙也没有一个是凭空编造的。哪怕是猪八戒、沙僧、小白龙的身世,都能在道家神系中找出原型。

但只有孙悟空这个角色的原型,历来聚讼纷纭。

孙悟空在西游记中是当之无愧的主角,戏份比唐僧这个取经领导者多得多。其角色塑造上必然极为复杂,来源上也具有多样性。

在近代以来,关于孙悟空的原型,有两个主要的学说。尽管随后世人又讨论了近百年,但从论点上从来没有脱离这两家的藩篱。

那么都有谁分析过孙悟空的原型?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影响力?这两位学者都不是普通人,都是近现代史上大名鼎鼎的人物。

第一个便是胡适,第二个便是鲁迅。

关于这两位的身份,可能各位耳熟能详,本文不再赘述。两位都是极有分量的人物,对于任何一种面世的观点,都不可能是信口雌黄。

所以,有关孙悟空的原型分析,两位都做足了功课。至于到底谁的更为贴切,咱们具体的分析分析。

胡适先生认为孙悟空的原型为进口货,便是古印度神话中的神猴哈奴曼;而鲁迅先生却认为,孙悟空的原型具有土生土长的华夏基因,便是上古神话传说中的水神——无支祁。

双方各有各的论点,而且都指明了论据。

首先,咱们说一说,孙悟空到底跟哈奴曼有多少相似之处。

这本史诗的译本大约在三国北魏时期,通过佛经的译本流入汉地。同时,在藏地也有诸多《罗摩衍那》的不同译本。

但其中的《森林篇》《猴国篇》《美妙篇》《战争篇》中,都记述了神猴哈奴曼的故事。

哈奴曼并非是一位猴王,而是猴王麾下的大将,作战机智勇猛。帮助阿逾陀国王子罗摩,历经磨难,从魔王手中救回了自己的妻子。

相传, 刷宝元宝怎么兑换比例哈奴曼面如红宝石,毛色金黄,身躯高大,尾巴奇长,吼声如雷,力大无比,能腾空飞行,善于变化,又能移动山岳,捕捉行云。

而且,哈奴曼的脑袋坚硬如铁,不惧怕神通攻击。也曾有过下地狱,闯魔宫,搅海洋的传说。

这一切的神通和形象都与孙悟空一般无二。比如,孙悟空也是神通广大,有七十二般变化,刀砍火烧都不能伤,也曾大闹地府、天宫和龙宫。

不止如此,这两位神猴都与风有着不解之缘。

众所周知,孙悟空诞生于花果山,因一颗灵石吸天地之灵气,后因遇到风而裂开而生;而哈奴曼的出生也跟风有关,因风神和歌女的结合而诞生的神猴。

两者的性格也颇为相似。

孙悟空在菩提老祖门下学艺时,生性活泼好动,宛如尚未长成的孩童,憨态可掬。而哈奴曼也是如此,在见到罗摩之妻时,表现得极为欢快。跟孙悟空受到众师兄的称赞时,业务管理如出一辙。

而且,在经历过诸多磨难之后,都从孩童心性变得勇敢、智慧、机敏。

由此可见,胡适先生认为孙悟空的原型为神猴哈奴曼,也并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只有两点不同,哈奴曼的种类是长尾叶猴,而孙悟空是一只猕猴,前者有长尾,后者则没有。根据这一点判断,《七龙珠》中的孙悟空更符合哈奴曼的形象。

而且,据传哈奴曼的武器是一支类似金箍棒的铁棍,但实际上,因为译本的不同,哈奴曼实际上用的是一柄大铜锤。

有人认为,胡适先生的观点是一种历史虚无主义,诸如‘中国文明西来之说’坚决不可取。这与鲁迅先生的认识不谋而合,认为孙悟空的原型并非是哈奴曼,而是拥有土生土长的华夏基因。

鲁迅先生认为,孙悟空的原型应该是神话中的淮水水神——无支祁。而且,这一说法在民间流传不绝。

那么无支祁到底是什么东西?鲁迅先生这一论点有什么依据?是否能压倒胡适先生的分析?且听细说。

无支祁的传说,最早来自于《山海经》。据记载,无支祁是一头凶恶的水中猿猴,力大无比,常常兴风作浪,危害人间。

大禹治水时,在应龙的帮助下,擒获了无支祁,并将其用锁链锁住,镇压在淮阴龟山。跟孙悟空被如来佛祖镇压在五指山下,简直是一个桥段。

当然,仅凭这一点,还不能说明,无支祁就是孙悟空的形象来源。

继续引经据典。

在宋朝的《睽车志》中,也记载了类似无支祁的形象。同时表明,水中的妖猴就是一只猕猴,而且是猕猴精。

其跟老蛟为友,能呼风唤雨,打家劫舍,养育侄孙。

孙悟空在大闹天宫之前,在花果山都干了啥?

其跟几个妖王称兄道弟,也经常干一些打家劫舍的勾当,而且还是吃人的。

可见,孙悟空在被驯化之前,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,而是纯粹的野生妖怪。从这点上,无支祁比起哈奴曼,更契合汉地妖魔文化的元素。

但这一论点,同样有着不可忽视的缺陷。无支祁是水神,在水中的神通更加凶猛。而孙悟空则不止一次地表示过,自己不善水性。

比如,在西游记中的诸多水战中,孙悟空都是让猪八戒打头阵。猪八戒原本是天蓬元帅,天庭第一水神,每次都是被鼓动着下水,把妖怪引出来让孙悟空解决。

由此可见,鲁迅先生的论点虽然符合民族自信,但也并非是无懈可击。

那么这两种说法,谁到底更胜一筹?相信诸君看到这里,心里也是踌躇不定。

这时,咱们需要一位中立派的学者,来中和两者的论点。这个人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,便是我国著名的国学家、佛学家季羡林先生。

季老在中国史学上具有难以估量的地位。其对佛学的精通,怕是百年内无人望其项背。同时,他对于西游记、印度文学也有着深入的研究。

季老曾经说过这样的原话:

我看孙悟空这个人物形象,基本是从印度《罗摩衍那》中借来的,又与无支祁传说混合,沾染上了无支祁的色彩。这样恐怕比较接近于事实。

由此可见,季老认为孙悟空的原型不完全是进口,也不完全是国产,而是一种中外合资的产物。

这个也更符合了中华文化中的包容,兼纳的优良特质。

文化到底当怎么讲?以文化之。

华夏文明源远流长,在遭受诸多苦难的同时,其同化特质不断地兼并融合外来文化,所以才变得历

久弥坚,如泰山那般壁立千仞,无欲则刚。

因此,既然是好的,拿来用一下又何妨?如果是不好的,就在基础上进行改良。笔者认为,这才应该是上善若水,虚怀若谷的国学精髓。同时,也符合‘一带一路’的根本宗旨。



相关资讯